此处一只蠢晨

日常吃土画画的过期jk和lo娘
长期约稿欢迎扩列
lof是吃粮圣地,不太更新
长期蹲qq和微博

[喻黄]啼笑皆非(十三)

甜的齁到窒息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赤岸:

黄少天以前是交往过几个大户人家的小姐,就像郑管家说的,还带回过家里。


与其说是女朋友,不如说年轻人在一起玩得来,他人缘好又善谈爱交际,哪家少爷没几个红颜知己,可那些关系没有一段像是爱情故事里写得那么惊天动地,逢场作戏不过尔尔。


而他和喻文州的这档子事,哪本书里也写不出来。


此刻,黄少天正趴在喻文州胸口,就在一刻钟之前,他听到这个人对他说动心,说喜欢,他脑子一热就扑上去抱住了。


然后呢?


然后好像亲了,从书桌前亲到了床上,下巴亲得很累,嘴唇湿漉漉的,舌尖有甜味,脑子里像是蒙了层膨胀发烫的蒸汽。


但这层蒸汽不会一直烫下去。


黄少天已经冷静了下来,震惊于热恋临头可怕的同时,又因为喻文州怀里待着太舒服,让他维持着清醒却迷思的状态。


他的脑袋搁在喻文州的肩窝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对方衬衣扣子,像是对自己,又像是问喻文州,懒懒地开口道:“你怎么敢的?”


喻文州摸着他的头发:“少天,你是问我么?”


“不然呢?我还能跟谁说话!”黄少天稍稍蹭起来一些,目光灼灼地盯着他。


喻文州在他头上笑,笑得他全身都很痒。


“是啊,说实在的,我怎么敢的。”他手指移下去,摸猫一样摩挲着黄少天的后颈。


黄少天想了想:“那我换个问法,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怎么敢开这个头?还是说你本来就喜欢男人?”


一口气问出来他觉得脑筋已经清楚不少,不再那么热血沸腾了。


喻文州原本望着天花板上的螺旋吊灯,听完目光垂落在黄少天脸上,轻轻说道:“我留学去巴黎之后,遇到过一些朋友,他们和同性青年交往,住在一起,有的在公众场合拥抱接吻也不避嫌。这些其实我在书里读到过,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了,但发觉自己并没有抗拒和反感,他们之间的爱情是真实的。”


黄少天舔了舔嘴:“我也看过书,王尔德,普鲁斯特,好多人都写过,别跟我显摆。你就老实说,你是不是喜欢男人?”


喻文州笑道:“这个很难说得清,我在国外交的是女朋友。”


黄少天噢了一声,表情沉了下来:“那怎么没在一起?为什么回来,为什么结婚,又为什么……”他突然说不下去,脸上再度热起来。


“回国自然就分开了,为了家庭所以要结婚,但喜欢上少天,这一点,没有任何计划。”喻文州每个字都吐纳在黄少天耳边,黄少天潮热地挪了挪身体,额头抵在他脸上。


“事已至此,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喻文州说。


“什么?”黄少天心里一动,有点不太妙的预感。


“其实我知道少芸会走。”


“什么?!”同样两个字,语气截然不同,黄少天已经坐了起来。


 


“你等等!”黄少天挣脱喻文州的怀抱,控制不住地提升了音调:“我就说哪里不对劲!这件事是不是姐姐跟你商量好的!”


喻文州也坐起来,靠在厚厚的枕头上,拉过黄少天的手:“这还真不是。”


“你知道她要走?怎么还会同意结婚?羊城和花都到底有什么交易值得你这么做?”黄少天瞪大眼睛。


亏得喻文州还在课堂上给学生倡导恋爱和自由,唬得小女生一愣一愣的,他本人怎么做这些封建又势利的事?


喻文州把黄少天手指握住:“你听我说。我知道她会走,但不是在结婚前。”


黄少天不做声了,安静地看着他。


喻文州笑了笑继续道:“是在婚礼那天晚上,你可能都不知道,她眼睛哭得像核桃似的,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那么可怕,她要这么拒绝我。”


黄少天暗道,我当然知道。想了想喻文州描述的画面,又觉得好笑。


“少芸说她不会服从家庭的安排,她会反抗,让我做好心理准备。”喻文州微微叹气道,“我原以为她和家里闹脾气,本想着到了羊城能够帮忙缓和,也能够让她接受我,没想到她甚至不愿意等我来。”


黄少天肚子里装满了一堆嘲笑他的话,喻文州估计是自信惯了,他姐这一跑不知道把喻文州打击成什么样。


可是这些嘲笑的话没来得及说出来,又听喻文州道:“然后我到了这里,少芸不在,我几乎断了和黄家唯一的联结。为了两家人的颜面,羊城和花都的产业,我不能让它真的断掉,所以我必须和黄家上下保持良好的关系,也包括你。”


黄少天眯了眯眼睛:“所以你亲近我还是有目的的嘛。”他倒是没生气,喻文州说得句句在理,站在他的立场上,除非大家撕破脸,似乎也很难有别的解决途径。


“一开始是这样的。”喻文州伸手抚摸他的脸,黄少天被他摸得脊柱一麻想要躲开。“渐渐的,我心态就不对了。”


这天是冬天的一个大风天,屋外的冷风把枯枝敲撞在玻璃上咔咔地响。


房间里是温暖的,黄少天自幼不畏寒,身上尤其热。


他勾起嘴角笑:“你看上黄家少爷了。”


喻文州也笑了:“你刚才问,我什么时候开始的?黄家少爷每天都用充满爱意的眼睛看我,不知不觉就看上他了。”


看看,这人又来倒打一耙了,黄少天简直气不打一处来。


“我原本想着,不能够随意释放自己的感情,一切要等少芸回来,把和她的事情了结清楚,再谈和你的事。”喻文州撑起身体凑近了黄少天。


黄少天盯着他薄而有轮廓的嘴唇,眨着眼睛喃喃道:“你这个人,为什么会说一套做一套?”


喻文州微微低头贴在他嘴边亲了一下,低声说:“因为忍不住了。”


话没说开之前,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烦得要命,说开之后,他的每句话听起来都深情款款又没脸没皮。


黄少天在他唇角咬了一口,心里老大不服气:他不就是仗着我也喜欢他。






TBC.




#太肉麻了,作者输了#

评论

热度(2908)